诈尸(1 / 2)

君千里 成精的菜花 5610 字 6天前

先是晃了晃因为醉酒而头疼欲裂的脑袋,梁三儿用三十秒钟做出了以后再也不喝酒或者说,不喝醉这一决定之后,睁开了眼睛,然而眼前漆黑一片。

梁三儿再次晃了晃头,按照自己的生物钟,现在应该是早晨七点半啊?怎么还是漆黑一片,莫不成喝的假酒?

如此想着,梁三儿伸出手便要揉揉自己的眼睛,而在这一刻,智商终于回归了,昨夜的经历仿佛破碎的玻璃一样,一片片浮现。

“夭寿啦,我不会在棺材里吧!”

“汝醒否?”

一道温暖的声音透过青铜馆传到梁三儿耳朵中,虽然是疑问句,但是很明显,声音的主人已经知道梁三儿醒了,并且将棺材盖拉了下去。

梁三一脸懵逼的坐直身子,看着坐在地板上的男子,唔,长发及腰那种,再加上一袭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袍子。在这个长发及腰的女子都少见的时代,长发及腰的男子简直万中无一啊有木有!

“天,我在想什么,是因为我的棺材板没压住而造成了大脑随机短路吗?”

梁三儿再次用力甩了甩头,脸上熟练的挂起讨好的笑容,不管怎样,自己在自己的老窝都被堵了,只能认栽,毕竟,梁三出来混已经七年了,这还是第一次被别人堵老窝了。

“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,关于你怎样才会放过我这一话题。”

男子皱了皱眉,疑惑的看着梁三儿。

见此情景,梁三儿先是看了看男子的一身长袍,然后看了看屁股下的青铜棺材,好像明白了什么,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,说道:“你住这棺材里?不是,我是说,汝住此?”

这次男子听懂了,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缘何天地大变,万物有异?”

梁三儿深吸一口气,棺材里蹦出个活人,和自己被堵老窝相比,哪个更严重一些!在线等,挺急的。

将手腕的腕表打开,在网络上找了半天,才找到男子说的话居然是文言文!又废了大力气找到了一个文言文翻译的软件,然后梁三儿便愉快的和男子交流起来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从哪里来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要到哪里去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为什么出现在我家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最后经过讨价还价,男子同意将青铜馆交给梁三儿处理,但是梁三儿要负责男子的起居,直到别人看不出男子是一个古人为止。

“吴明,我帮你点了外卖,中午的时候有人敲门,你接过饭,然后关门就行,我今天还有事,等下就要出去。”

吴明是男子给自己起的名字,很是随意。

梁三儿一边说着,一边走进卫生间,当从卫生间走出来时,梁三儿已经模样大变!

走进卫生间时的梁三,是一个三十多岁,看起来比较精明的中年人,而从卫生间走出来时,已经变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。当然,翩翩美少年什么的是梁三儿自己认为的。准确的说,只是一个十八九的普通少年而已,扔进人堆里,你都不知道刚才把谁扔进人堆的那种。

吴明此时坐在沙发上,看着梁三儿,说道:“易容术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梁三儿将放在餐桌旁的包拿起,又拿了两片面包,一袋牛奶,接着说道:“如果你有急事找我,可以去青风学院,我是青风学院五年生,我叫梁祝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吴明说完低下头,开始研究起梁三儿给他的腕表。

“不管怎样,又是新的一天,福利院的空调问题解决了,还能给福利院的孩子们改善改善伙食,虽然家里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远古人,至于明天,鬼才担心明天。”

梁三儿盯着眼前的吴明,心里对自己默默说了几句,果然心情好了许多。

不管在怎样的年代,怎样的社会,自我安慰的这一能力对于人类本身来讲都是极为重要的。

哼着当下最流行的歌曲,踱着步子,慢悠悠的走了起来,单看走路的架势还以为哪家养老院的老大爷出来遛弯了。

在梁三儿走出房门不过盏茶时间,吴明便放下了手中的研究了许久的腕表,走到卫生间,摸了摸挂在墙壁上的镜子,低声道:“真是个令人惊奇的时代,让我想想,易容术,唔,似乎先是这样。”

随着吴明的低喃,吴明的体型忽胖忽瘦,忽高忽低,五官更是不停变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