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贼了?(1 / 2)

第二天早上

刘嫣好六点就醒了,虽然床很软,可是刘嫣好还是觉得接受不了陌生的气息

昨天晚上那么一闹,刘嫣好也没怎么睡好,就怕会做梦梦到何止轩和刘兰心

刘嫣好不想麻烦纳兰云清,试着自己下床,脚还是疼的要命,撕心啊~

刘嫣好慢慢的把脚放下地,努力的站起来,当整个重量都集中在双脚的时候,刘嫣好感觉下半身要麻了,一个晚上都舒服的在床上睡,突然下地肯定会疼的,不过过一会就不疼了,刘嫣好,你在坚持,就一下

刘嫣好安慰自己

一秒

两秒

三四秒

脚下的疼痛还是未减半分,但刘嫣好尝试习惯了这样的疼痛,她刻意让自己忽视脚下的疼痛,慢慢的移动一只脚

前世,刘嫣好受的伤比这更严重,留着口气罢了,刘嫣好不知道多疼才能让自己受不了,她觉得,只要自己挺过去了,就不疼了,她也不想知道那种疼痛,要是自己真的承受不了了……

刘嫣好艰难的移动着左脚

疼,从脚心,到小脚,到大腿

刘嫣好觉得下半身已经麻痹了

心里的那个声音又出来了:没用!这点苦都受不了!

刘嫣好莫名其妙的就有了这个想法

她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受过什么样的哭和痛,竟然会让她有了这样的心理反应

刘嫣好下了狠心,用力的迈出左脚

左脚迈出了

刘嫣好庆幸自己没有晕倒,不然就麻烦了

刘嫣好突然抬起头

纳兰云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,眼神深邃的看着她

刘嫣好觉得纳兰云清的眼神太复杂深邃以及防御

他从来都不让人看懂他的心思

眼神杀

这是一个戒备心多严的人

一看就是历经风霜的人

可是他才19岁阿……

刘嫣好笑了笑,用手胡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刚刚入神了,竟然连纳兰云清进来都不知道

刘嫣好撩了撩散着的头发,习惯的把空气刘海往两边撩

纳兰云清走到刘嫣好面前,轻轻抱起刘嫣好放到床上,“等会我叫人帮你洗澡。”

洗澡?

别人帮自己洗……

她没有这样的先例阿……

纳兰云清转身走出房间,不一会就带了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

纳兰云清把一个袋子扔在床上

纳兰云清看了眼茫然的刘嫣好就走了出去

女人看了看刘嫣好的脚,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,“夫人,我扶您进卫生间吧!”

刘嫣好惊讶的张开了嘴

夫人?

什么夫人?

叫错了吧!

刘嫣好摆了摆手,苦笑道: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纳兰云清的女朋友,我是她同学,我和他都不熟”

刘嫣好想了想

女人也没有说自己是纳兰云清夫人,自己就代入了……

莫名觉得尴尬……

女人笑了笑,觉得刘嫣好谦虚了,笑着走进卫生间,声音从里面穿出来

“夫人,你就别跟我装了,昨晚纳兰先生都把你抱进来了,整个别墅的佣人都看到了,先生还是第一次带女人回来呢,而且啊,先生都没抱过女人,手肯定都没牵过呢!先生不喜欢别人动他东西,也不喜欢别人进他房间,先生可是有严重的洁癖呢!”

女人边放洗澡水边说

“昨天先生可是很紧张的请了医生呢!先生都担心死了夫人。”

刘嫣好全程看着自己的小脚,没有说话

紧张……

他紧张自己吗?

他有洁癖,但还是让自己睡了他的床……

自己还是他第一个抱过的女人……

刘嫣好觉得要是纳兰云清的那些追求者知道了会不会剁了自己的皮

刘嫣好忍不住笑出了声

纳兰云清的那些追求者可真疯狂,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

女人听到刘嫣好的笑声,更加确定两人的身份了,原来这么冷漠无期的先生也会有喜欢的人

//

纳兰云清坐在餐组上,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指时不时轻轻敲打着桌面

“夫人,先生就等你呢……”女人扶着刘嫣好慢吞吞的一节一节的下楼

刘嫣好撇见纳兰云清就在楼下,脸不由得一红,:“都说了不是他夫人,别开玩笑了,”

刘嫣好的声音极小,只有旁边的女佣人听到了

女佣人觉得刘嫣好害羞,也不打趣了

虽然有女佣人扶着自己,但速度还是很慢,毕竟刘嫣好这脚伤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

刘嫣好觉得好尴尬,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,被裹成了粽子,本来那么小的脚却被抱成这样,但还是有几分喜感的

刘嫣好瞅着自己的脚,嘴角不由得上扬

正傻想着,一双修长白净的两只手突然放在自己肩膀上

刘嫣好低头看见一双脚,再抬头,纳兰云清那邪魅的脸就放大在面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