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9.第289章 反抗没用(1 / 2)

因思念徐翔宇过度的谢明婧卧床不起已有段日子,她整个人瘦了很多,也憔悴了很多。面容枯槁,双眼布满了红血丝,这哪里还是曾经风韵犹存的富豪太太。

“妈,你起来喝点粥吧!”端着托盘徐惠莹走了进来。

躺在大床上的谢明婧不吱声,绝望的眼神望着天花板,见到亲妈这副萎靡不振的模样,徐惠莹看了心里也是一阵的难受。

虽然,她有知道靳斯喆就在城,可没有人能够证明他就是亲弟弟徐翔宇。故而,这件事没有告诉家里人。

把托盘搁在床头柜上,徐惠莹握住谢明婧的手,短短数日,她的手瘦的能清晰的摸到骨头。

这一肢体上的感触令徐惠莹红了眼眶,“别躺着了,我带你去见他。起来,听到没有。”

忽然之间,她用力的将谢明婧从大床上拽起来。

半推半抱的把人带到了浴室,徐惠莹用手抬着她的脸。“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?是,翔宇死了我们大家都难受,可日子还要继续过不是吗?”

当谢明婧见到镜子里的自己时,再想到死去的儿子,情绪崩溃的挥开徐惠莹对她的搀扶。

“你没有生过孩子,又怎么会知道这其中的痛苦。”

仅仅是一句话,噎的徐惠莹哑口无言。“是,我是没生过孩子,也不知道失去孩子的痛,但是我就看不起你这种自甘堕落的态度。最近你有好好关心过爸吗?有看到他为了照顾你一宿没的睡吗?有看过他的两鬓长出了银丝吗?谢明婧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自私的女人。”

谢明婧一直都活得很骄傲,哪里有被人这样指责过,这人还是女儿。

“自从你回来后,我们对你是百般忍让,就你这种性格到现在还没结婚,全是你咎由自取。”她朝着徐惠莹吼着。

听到亲妈的责骂徐惠莹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她左手握成拳,最后把衣服的下摆掀起来。

“我没有生过孩子,我不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,五年前为了救公司,这就是我的代价。谢明婧我会变成这样,会不想结婚,真的是自己造成的吗?”

她的手指着小腹上的那道伤痕,“这是剖腹产时留下的伤疤,你和我说不懂失去孩子的痛苦,就你生过孩子,我没有生过。”

当谢明婧听到女儿提及五年前的事,她突然明白到一件可怕的真相。

“那一亿并不是你拍电影赚回来的钱?”用力的抓住徐惠莹的手,她的情绪仍处于崩溃状态。

挥开谢明婧的动作,“你在乎吗?你说我性格尖锐,难缠,霸道,这都是谁害我的,是你。”徐惠莹红了眼眶。

从来都是优雅如斯,气质美人的她,只要想到五年前的事,就如大多数柔弱的女性那样需要男人的保护,疼爱。

“我的事你少掺和,给你半个小时洗漱,剩下二十分钟喝粥,待会儿就带你去见徐翔宇。”她彻底把霸道发挥到底。

不做停留,徐惠莹跑出了卧室,直往自己的房间跑去。

来到房间,她的背抵着门板,身子一点点下滑。五年前那一个亿,几乎断送了这辈子不会再动的心。

或许受过伤的女人比较有魅力,那之后她离开城远走他乡,去外面闯荡并且成为了国民女神,这都是当时伤心之际得到的机遇。

擦掉眼泪,徐惠莹走到浴室,洗了一把冷水脸,她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,五年没有再遇见,他应该结婚了吧?

吐出一口闷气,她做了个深呼吸,人唯有忘记过去才能继续向前走。

换了一套外出服,徐惠莹化了个淡妆,下楼前拨通了谢景曜的号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