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时间倒流(1 / 2)

大楚歌 叶不留 6258 字 1个月前

西京州。

深夜。

韩路遥独自坐在高高的羲和塔的高层顶上,风从遥远的大漠吹来,迎面刮在她的身上,吹起了她长长的裙摆,耳旁传来粗暴的风声,长发向后飘扬着。

她用淡漠的眼神审视着塔下的西京,街道和房屋如同一张巨大的蜘蛛网,将整座城市笼罩在灰暗之下。

高处不胜寒。

韩路遥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匕首,坐在羲和塔的高层顶上静静地等待着。

过了子时,从远处的空中,飞来一个人影,一身白袍,如同一只飞鸟一般,在夜空中翱翔。韩路遥看着人影,不为所动。

人影在半空中用轻功行走着,空气的流动随着他的动作变得紊乱起来。

很快,人影来到了韩路遥所在的那一层,他轻盈地落在上面,脚底下一片琉璃瓦应声而碎。

人影是一个面容坚毅,肤色有些黝黑,双颊棱角分明的男子,穿着一身粗布素袍,腰间别着一把长长的剑。

“叶不留。”韩路遥轻声对男子道,耳畔只有呼呼作响的风声。

“韩路遥,一年多了,你还敢出来。”叶不留与韩路遥对视着道,没有再上前一步。

韩路遥站起身来,缓缓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,脸上的面纱被风吹起了褶皱。

“当年楚王的二儿子,是不是还没有死?”叶不留向韩路遥问道,“楚国的国师陆川,将他救走了。”

韩路遥没有回答,手中的匕首轻轻翻转着,被凄冷的月光照出了寒芒。

叶不留的手也缓缓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,道:“没想到,全天下都晚了一步。陆川已经掌握了时间的秘密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已经破译了那本书。”
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韩路遥冷冷地看着他道,眸中的杀气渐漏。

“呵,你还不知道?”叶不留冷笑了一声,道,“也对,全天下恐怕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楚国肮脏的秘密了。”

说罢,他一把将腰间的剑抽出,剑刃通体透亮,犹如水柱一般,一阵阵寒气散发出来,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拥有了那本书,就能掌握时间的力量,成为控制时间的主宰。”叶不留接着对韩路遥道,“能够拥有控制时间的能力,就可以长生不老,成为天下的霸主,还能成为神。”

叶不留一剑指向韩路遥,淡淡道:“难道,这不就是楚王东征西讨,迫切想得到的力量么?陆川靠着那本书,将死去的楚王二儿子倒退到过去的时间里,再将过去还活着的他放过来,蒙骗了时间,难道不是这样么?”

韩路遥一言不发,冷冷地看着叶不留。下一秒,她化身为一道残影,以弓弩上发射的箭矢一般的速度冲向叶不留。铛的一声脆响,叶不留抬起手中的剑,与匕首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。

韩路遥的攻势异常猛烈,她的匕首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圆弧,在刹那间眼花缭乱地向叶不留斩去。叶不留持剑,将自己与韩路遥隔开一段距离,匕首一次次砍在他的剑上,火花四溅。

“就只有这样么?”叶不留轻笑一声道,一股浓厚的内力从他的手臂传到剑柄上,剑刃上的寒气顺着内力喷发出来,他挥剑一斩,爆发出的剑气便如同山崩海啸一般,韩路遥举起匕首格挡,还是被那股巨大的力量击退两步,后腿一蹬稳住身形,一片瓦被踩得粉碎。

“阿乔公主不是我的生母。”叶不留看着韩路遥开口道,“但她是我大月国唯一的公主,被当作人质送往楚国后,陆川为了从她口中得知时间的秘密,将她双臂双腿砍去,痛不欲生。”

韩路遥冷冷地看着叶不留,微微弓着腰,身前的匕首仍旧带着浓烈的杀机。

叶不留接着道:“楚国为了那本经书,以开拓疆土的各种名义,四处讨伐侵略,楚军的缰蹄践踏了我大月国的万里河山,总该是要结算了。”

韩路遥向前冲去,速度难以用肉眼分辨。叶不留出剑,迎面撞在她的匕首上,寒芒一闪,匕首出现在了叶不留的身下。

叶不留在一瞬间内力拥入全身,手上的剑好似有了灵性,微微震动起来。

匕首飞快地向叶不留的身子刺去,瞬间传来一声巨响,叶不留的剑向身下一挥,滔天的力量喷薄而出,淡蓝色的气流拍打在韩路遥的身上,仿佛是一股巨瀑从天而降。韩路遥从叶不留的身旁被推出数丈,一路的房瓦被气流贯穿得粉碎,韩路遥不得不伸手挡下,连连后退。

叶不留也随之向后撤了一步,手中的剑的剑刃发着淡蓝色的荧光,看上去异常鬼魅。

“这把剑的剑灵,我把它叫做灭楚,你觉得如何?”他轻声开口对韩路遥道。

韩路遥直起身子,全身的内力顺着身子轮回涌动,她的瞳孔逐渐变得深邃,里面好似翻起了滔天巨浪。

她的脚底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,原先站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凹坑,人已不见踪影。一把匕首像是万箭齐发的箭矢,凭空出现在叶不留的眼前。韩路遥仿佛化身在空气中,叶不留的耳边只有无数匕首刺破空气的声音。

剑起,掀翻这世间江海,泰山临于前而不动。